槍口抬高一點

圖片
南北韓被38°分隔南北
東西德也曾被柏林圍牆分隔東西
都會有人想從這一邊逃往另一邊

以下是真實故事改編........
最後一個翻越柏林圍牆而死亡的人 - Chris Gueffroy 炣斯·谷魯飛



#槍口抬高一點 (二創心靈雞湯版)

一想起,支配他們,令人恐懼的柏林圍牆,還有被囚禁於高牆外的屈辱。

炣斯跟他的小伙伴 Christian G. 基居,決定一起爬過圍牆。

很不幸,也很不意外的他們在翻第一道牆後觸動了警報,有值班警衛Peter Schmett 與 Mike Schmidt 衝出來鳴槍示警。
當他們努力跑向最後一道屏障時--一個約三米高的金屬網柵欄--遭到一對守衛的襲擊。
Andreas Kuehnpast 向二人開了槍,只有基居的腳中槍,跑不了被活逮。

Ingo Heinrich 因鉤·海那米司 則是向 炣斯 的背後開槍,他當場死亡。


讓高牆倒下吧......柏林圍牆 1989年 11月 9日倒下惹

Karin Gueffroy 卡琳·谷魯飛在自由來臨之後,四處為兒子的枉死奔走。
西德的法院受理之後,按照當年東德的法律起訴當年的四個警衛。

槍手因鉤·海那米司辯稱:「我們開槍打死逃亡的人是奉命行事。」

但法官正義凜然地說:「軍人雖該以服從為己任,你雖然是執行上級命令,但作為有良知的人,你完全可以把槍口抬高一點!

最終,法庭判決槍手 因鉤 有罪-- 3年半有期徒刑。




#槍口抬高一點--史實版
https://goo.gl/TWGzKT

炣斯逃亡途中背後中槍而亡是真的。
只有士兵因鉤·海那米司被判刑,上訴後,減刑為2年
其他人不是緩刑就是無罪。

史實與毒雞湯故事的不同點在於:法官說他並沒有說出那段話(在事後受訪時)。

(網上的判決只能查到2000年之後的,看看有沒有旅居德國的強者能去調閱原文)


#附錄:
https://goo.gl/rGTiqB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該委員會審理後也駁回,因為根據人權公約,只有當事人本人的生命受 到威脅時才能剝奪他人生命,不能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去殺人。如果開槍的士兵能夠證明,成長環境及所受教育讓他對此法律完全無知,則可減輕懲罰。

我在打雞湯故事時很努力的翻看德文資料,反而在寫史實版時只看中文資料--因為中文的法律解說我也看的一知半解 @@

PS.關於雞湯故事的第一行--經常被弄錯的常識:被牆圍住的反而是自由的西柏林喔

狗死不能復生

 
下面這張照片是我現在養的笨狗

笨狗小白
(點圖可放大)

ㄜ..........他還活著~

而且他真的是隻笨狗,也是隻黑狗。
不過他的名字叫做小白。
是的,真的叫做小白。
至於取這個名字給他除了搞笑外(希望他能夠跟蠟筆小新養的棉花糖小白一樣聰明),也有另一個我絕對要堅持的原則。

我以前養過另一隻黑狗,名字就叫小黑。
自從他被我害死之後,時至今日也過了一二十年個年頭。
現在養的這隻雖不至於讓我聯想起以前的小黑(記憶太模糊了,連照片都沒有,只剩下有狗倘賣無的叫賣聲及他最後哀鳴的影像縈繞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但我堅決反對我父母給現在這隻笨狗命名為小黑。
因為叫笨狗小黑,那我該拿以前的小黑,以前那隻活蹦亂跳又長滿跳蚤的小黑怎麼辦。
這樣又叫以前的小黑情何以堪啊!

『不該叫小黑,那他以後就叫小白吧!』
我心裡是這麼想,也試圖跟我媽解釋過幾次(雖然一如往常地他並未聽進去)。

總之,狗死是不能復生的──更重要得是人們不該否認他曾經活過的事實,並珍愛現在所擁有的笨狗。



附錄:13年後的小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移除被偷偷安裝的 Vulkan run time libraries 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