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口抬高一點

圖片
南北韓被38°分隔南北
東西德也曾被柏林圍牆分隔東西
都會有人想從這一邊逃往另一邊

以下是真實故事改編........
最後一個翻越柏林圍牆而死亡的人 - Chris Gueffroy 炣斯·谷魯飛



#槍口抬高一點 (二創心靈雞湯版)

一想起,支配他們,令人恐懼的柏林圍牆,還有被囚禁於高牆外的屈辱。

炣斯跟他的小伙伴 Christian G. 基居,決定一起爬過圍牆。

很不幸,也很不意外的他們在翻第一道牆後觸動了警報,有值班警衛Peter Schmett 與 Mike Schmidt 衝出來鳴槍示警。
當他們努力跑向最後一道屏障時--一個約三米高的金屬網柵欄--遭到一對守衛的襲擊。
Andreas Kuehnpast 向二人開了槍,只有基居的腳中槍,跑不了被活逮。

Ingo Heinrich 因鉤·海那米司 則是向 炣斯 的背後開槍,他當場死亡。


讓高牆倒下吧......柏林圍牆 1989年 11月 9日倒下惹

Karin Gueffroy 卡琳·谷魯飛在自由來臨之後,四處為兒子的枉死奔走。
西德的法院受理之後,按照當年東德的法律起訴當年的四個警衛。

槍手因鉤·海那米司辯稱:「我們開槍打死逃亡的人是奉命行事。」

但法官正義凜然地說:「軍人雖該以服從為己任,你雖然是執行上級命令,但作為有良知的人,你完全可以把槍口抬高一點!

最終,法庭判決槍手 因鉤 有罪-- 3年半有期徒刑。




#槍口抬高一點--史實版
https://goo.gl/TWGzKT

炣斯逃亡途中背後中槍而亡是真的。
只有士兵因鉤·海那米司被判刑,上訴後,減刑為2年
其他人不是緩刑就是無罪。

史實與毒雞湯故事的不同點在於:法官說他並沒有說出那段話(在事後受訪時)。

(網上的判決只能查到2000年之後的,看看有沒有旅居德國的強者能去調閱原文)


#附錄:
https://goo.gl/rGTiqB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該委員會審理後也駁回,因為根據人權公約,只有當事人本人的生命受 到威脅時才能剝奪他人生命,不能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去殺人。如果開槍的士兵能夠證明,成長環境及所受教育讓他對此法律完全無知,則可減輕懲罰。

我在打雞湯故事時很努力的翻看德文資料,反而在寫史實版時只看中文資料--因為中文的法律解說我也看的一知半解 @@

PS.關於雞湯故事的第一行--經常被弄錯的常識:被牆圍住的反而是自由的西柏林喔

自由電子報 - 久病妻求死 夫忍悲勒斃 www.libertytimes.com.tw

「齒顎疼痛症」(實為「顳顎關節疼痛症」)

囧 我也有同樣的病灶 ==




========================================
久病妻求死 夫忍悲勒斃

不忍下重手 妻未斷氣 求他再勒第2次…

〔記者洪定宏、楊菁菁、魏怡嘉、陳慧萍/綜合報導〕望著妻子氣絕在自己當年牽著她走進禮堂的雙手之中,悲痛無比的閩先生不禁落淚。稍早之前,在理智與情感的強烈煎熬後,他無奈地順著妻子的最後請求,拿起毛巾,但要親手勒死心愛的人談何容易,他終究鬆手了,然而妻子睜開雙眼,平靜地說:「拜託你了」,閩先生只得顫抖著雙手…。

病痛折磨10多年 求夫求子讓她走

住在高雄的四十四歲吳姓婦女,因長期臥病在床,一年來不斷央求家人了結她的生命,丈夫閩先生每次都拒絕,昨天凌晨他被妻子喚醒,再次要求幫她解脫,閩先生不忍心見她痛苦難熬,閉上雙眼將頭別向一邊,履行了最後的承諾。

閩先生事後自首,因涉「加工自殺」被依殺人罪移送,檢察官訊後以十萬元交保;高市警方指出,吳婦怕丈夫背上罪名,在遺書寫著,「活得很痛苦,但有選擇死亡的權力,曾拜託丈夫幾萬次,請大家不要責難他。」

不忍妻病夫動手 要求兩子先迴避

昨晨五點廿五分,閩先生(四十七歲)落寞地走進高市三民二警分局鼎金派出所,「我勒死了妻子…」員警嚇一大跳,趕緊通報分局偵查隊到場勘驗,一般人遭勒死會激烈掙扎,但吳婦幾乎沒有掙扎,顯示死意甚堅。

警方指出,吳婦在十一年前出現「齒顎疼痛症」(實為「顳顎關節疼痛症」)症狀,八年前開始治療,但她直喊痛,近兩年更是痛到無法下床,且瘦到「皮包骨」,須由丈夫和兩兒照料。

從事五金材料的閩先生月入才一萬多元,去年開始,廿一歲長子為了照顧母親而改讀大學夜間部,吳婦不願拖累家人,不斷拜託丈夫了結她的生命。

吳婦甚至問過長子:「上吊或勒脖子,哪一種比較容易?」長子故意回她:「家裡沒有可上吊的地方」,她轉而要求丈夫勒死她,也被拒絕。

昨晨三點多吳婦又痛到無法忍受,叫醒陪她同床睡的十八歲次子,以及同房另一床的丈夫,再次表明死意,房內氣氛瞬間凝重,良久,丈夫終於點頭,因不願孩子目睹悲劇,令次子去長子房間迴避,閩先生猶豫很久,禁不住妻子催促,這才用毛巾勒住她的脖子,但他下不了重手,妻子醒轉過來,要求他再勒第二次…,約四點廿分,她離開人間。

夫依殺人罪移送 引發安樂死爭議

鄰居說,閩先生和妻子感情融洽,孩子也孝順,吳婦罹病後就不曾外出;也有人說,吳婦似患有「地中海貧血症」,但不確定。

吳婦在高雄醫學院附設醫院接受治療,為何因痛苦而尋死,目前不得而知;針對吳婦病症,高醫牙科主任李惠娥說,除了藥物治療,也可藉由義齒重建矯正或口腔顎面外科手術,解除疼痛感,但她強調,有些人皮開肉綻仍能忍受,有些人牙齒咬合疼痛就冒冷汗快昏倒,這並非心理因素,而是各人對疼痛的自主反應強烈不同。吳婦的病應不至於痛到無法下床,可能有其他病痛。

台灣顱顎障礙症學會常務理事陳韻之說,慢性疼痛常會睡不好,睡不好會更難耐受疼痛,惡性循環,最後變成全身疼痛,臨床上曾見肌肉鬆弛劑或消炎止痛都沒有用,他有時用針式的注射作法,曾為不少病患解決疼痛困擾。

吳婦之死也引起「安樂死」的爭議,立委田秋堇贊成安樂死,但強調要嚴格把關。立委徐少萍則說,安樂死議題很複雜,有完整配套措施才能實行,立院應召開公聽會。

成大醫學院護理系教授趙可式指出,人們應活到最後一分一秒,自然結束生命,而絕大部分的疼痛都有辦法減輕,吳婦在醫療、社會支援系統有無獲得好的照料?都該檢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移除被偷偷安裝的 Vulkan run time libraries 吧!